天森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北宋最奸滑的宰相:欺负皇帝老年痴呆耍无赖竟

时间:2020-02-16

北宋最奸滑的宰相:欺负皇帝老年痴呆耍无赖竟然官复原职



丁谓是北宋初期的丞相,史学家给他的定义是奸相,并与王钦若等人并称为五鬼。其实丁谓这个人还是有才华的,只是当时的皇帝宋真宗喜欢通过装神弄鬼的方式满足自己的私欲,丁谓善于逢迎上意,就铆足了劲给宋真宗制造各种祥瑞事件。总之皇帝需要的他就算上天入地也得造出来,至于是否劳民伤财,他不在乎。


丁谓之所以会被钉在奸臣的耻辱柱上,除了到处陪着宋真宗胡闹,还因为他是陷害寇准的黑手。其实丁谓最初还是寇准提拔起来的,只是寇准为人坦荡行事随意不了解丁谓这类小人的心思,经常说一些让丁谓下不来台的话。比如说寇准有一次与同僚看到一群乌鸦飞过,寇准在众人面前张口就说“丁谓若是在此一定说这是玄鹤”,引得众人哄堂大笑。但是这件事还只是丁谓与寇准间的小插曲,真正令两人交恶的事是颇为经典的“溜须”事件。




当时寇准再次成为丞相,丁谓也跟着他水涨船高成为副丞相,一次寇准在办公地点吃午餐,不小心令自己的胡须沾上了汤水。就在寇准想自己动手清理一下的时候丁谓出现了,这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寇准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为寇准清理胡须,清理干净后还有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那样子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寇准当时就受不了了,直接来了一句“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耶?”参知政事是国家重臣,难道就是为长官溜须的吗?此话一出丁谓收获了满堂鄙视的眼神,也彻底恨上了寇准。这件事也是“溜须拍马”一词中溜须的由来。


无论是谁被丁谓这么一个小人盯上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但是寇准压根就没有想到丁谓会与自己对着来,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后来丁谓投靠了皇后刘娥,又与其它“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网罗寇准的罪名,这期间皇帝赵恒因为生病又一时糊涂一时明白,寇准就这样被一群魑魅魍魉缠上最终被逐出京城。





寇准虽然被赶走,但是他的影响力还在,朝中还有很多人都在为寇准鸣不平,比如说李迪。但是丁炸金花游戏谓不这样认为,或者说他就是要用自己的张狂逼得这些正人君子受不了,等他们出招之后自己再把这些人全都赶出京城,然后就可以一手遮天了。




寇准被赶走后丁谓和李迪是接班的宰相,按照规律两个人应该商量着来,但是丁谓偏不。他在很多事情上都独断超纲,就是人事任免上也是如此。丁谓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各个要职,把亲近寇准的人一个个赶出京城,李迪一看这不是乱搞么,连忙站出来制止。可是丁谓哪能听他的,李迪怒目圆睁了一次又一次,但就是啥用没有。于是李迪的火气一天比一天大,终于在东宫属官的人事安排上爆发了。


东宫属官可以算作一个微缩的朝廷,甚至比现在围绕在皇帝身边的班底都有前途。之前这份名单已经拟定好了,但是丁谓临时想起来还有一个叫“林特”的心腹忘记安排了,他就把已经整理好的名单又拿出来然后把林特安排在枢密副使、太子宾客的位置上。李迪一看在也忍不住了,丁谓你欺人太甚,哪有刚刚拟定好就更改的,改上去的还是臭名昭著的林特。但是李迪的抗议依然无效,丁谓连一个眼光都没有留给他。李迪气的拿起手中的笏板要打丁谓。两位丞相在班房大打出手,身边人自然不能看戏因此马上劝架,丁谓看到势头不对也赶紧开溜,于是这俩人没打起来。


丁谓跑了李迪这个气啊,怎么就没打到这个败类呢?再一看,丁谓竟然跑到了皇帝宋真宗所在的长春殿。皇帝就皇帝,谁怕谁啊,于是李迪也追了过去。也是赢和棋牌下载事有凑巧,李迪刚进屋宋真宗就拿着丁谓给他的人事任免书对李迪说:“这个名单朕已经看过了,还不错,就按照这个执行吧。”满肚子火的李迪听到这句话火上浇油,直接就在御前把所有事情都挑明了。他说这个名单我不同意,丁谓就是一个任人唯亲黑白不分的小人。这份名单上别人不说,林特的儿子在审案的时候用刑无度打死人却逍遥法外,就是因为丁谓在后面给他当靠山。现在他又把林特安排在枢密副使、太子宾客这样的位置上,这不是欺君么?





经过李迪这么一喊,长春殿直接就热闹起来了,基本上有资格来瞧瞧发生啥事的人都来了。李迪一看人来的这么齐那就一次性说明白吧,然后他就向一杆机关枪似的四处扫射,曹利用、冯拯、钱惟演等一系列与丁谓蛇鼠一窝的重臣全都突突一变,突突的宋真宗一脸懵,半晌后反应过来直接就怒了,李迪和丁谓全都交给御史台审理,我眼不见心不烦还不行么?很快处理意见就下来了,李迪被贬为郓州知州,丁谓被贬为河南知府。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事情在北宋官场特别常见,能把丁谓拉下马李迪也算求仁得仁,可是最终执行的时候却只有李迪一个人出京,丁谓竟然官复原职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原来当时的大官即便被贬了也不会立即出京,并且在出京前还可以见一次皇帝,丁谓就牢牢抓住了这次机会。当时的宋真宗已经60多岁了,并且在很久之前他就开始健忘,有些事情睡一觉就记不清了,丁谓盈乐斗地主和李迪大吵这件事也是如此。丁谓在离京之前拜访皇帝,皇帝就问他要去哪里任职,丁谓就委委屈屈的说了。然后就开始说自己各种委屈,哪天是李迪追着我打,都是他污蔑我,皇上我是冤枉的,不信皇上您想想哪天是不是这么回事?宋真宗哪里想的起来,丁谓这就是明摆着欺负皇帝脑袋不好使了。


宋真宗想不起来,就想缓解一下气氛,于是赐座。小太监就给丁谓搬过来一个墩子,丁谓低头一看不坐,他要坐“木杌子”。宋朝生活相当讲究,墩子是给一般官员坐的,木杌子是给宰相坐的。丁谓当着皇帝的面十分坚决的对小太监说:“皇上已经让我官复原职,你得给我搬木杌子坐”。小太监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丁谓,再一想自己人微言轻惹上丁谓实在不划算,直接把墩子拿走了又搬了个木杌子过来。丁谓就这样脸不红气不喘的坐在了宰相才能坐的木杌子上与皇上聊天,聊天结束之后直接回政事堂上班了,宰相之位就这么回来了。





是不是很戏剧,但这就是宋真宗晚年的北宋朝堂。正直之臣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才把奸邪之辈拉下马,但是因为皇帝迷迷糊糊的,这个奸邪之辈又胆大心细,最终一点损失没有,反倒是李迪被紧急勒令出京。在很多历史时刻,君子都是斗不过小人的。但是只要把目光放长就会看到善恶终有报,丁谓最后的结局是被贬崖州,他的四个儿子、三个弟弟全都被罢黜。但是李迪则在被丁谓倒台后回到京城,以太子太傅的身份致仕,77岁善终摇摇斗地主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帘外西楼